20只东北虎之死

rmbk0a361

时间 2024年5月16日 预览 12

转载:https://new.qq.com/rain/a/20240513A064LN00

2024-05-13 20:41·中国新闻周刊·发布于北京

阜阳野生动物园,一只东北虎长期被关在一间“小黑屋”里。
近日,《中国慈善家》记者调查发现,阜阳野生动物园在未取得人工繁殖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展示展演、人工繁殖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北虎。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因为动物园经营权纠纷的影响,导致大量野生动物死亡,其中包括20只东北虎、2只非洲狮、3头长颈鹿等珍贵野生动物。
目前,园区内存活着的16只东北虎以及非洲狮、长颈鹿、黑熊等动物,长期被关在运输铁笼中,空间狭小,生存状态堪忧。
园没建好动物先来了
阜阳野生动物园是一家民营动物园,运营方为安徽七彩野生动物乐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彩公司)。动物园的宣传资料显示,该动物园属于阜阳市颍东区政府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五彩颍东·印象田园”的一部分,总用地1200余亩,设有食草动物区、猛兽放养区、小熊猫岛等。此外,还有将狮虎豹以及小羊、兔、狗等多种动物幼崽组合在一起的“动物一家亲”区域;园内设有游客专用骑乘道路,游客可在此骑大象、马、骆驼等;在海兽互动馆,还可以欣赏海狮等动物表演。
2018年5月,阜阳市当地媒体以“阜阳野生动物园将落户颍东”为题进行报道,报道中提到,“阜阳野生动物园项目正在进行施工图设计,即将施工招标”。
《阜阳日报》在2018年11月14日报道称,3天前,阜阳野生动物园迎来了首批入园动物12头长颈鹿。随后,又有多家媒体报道称,“阜阳野生动物园将进入全国野生动物园第一方阵,为皖北规模最大、品种最多的野生动物园。”根据报道,2018年春节前,阜阳野生动物园的野生步行区对外开放;次年5月1日,开放车载观赏区。
从媒体报道显示的时间轴可以看到,从图纸设计到招标、开建,再到第一批动物入园,仅用了半年时间。《中国慈善家》从阜阳市颍东区林业局处了解到,阜阳野生动物园建造过程并不顺利,由于土地使用问题,导致停建近两年。当时“半成品”的园区远没有达到野生动物生存所需环境标准,配套设施更是无从谈起。在这种情况下,动物园方贸然引进12头长颈鹿,不久后就有一头非正常死亡。
“投资方和媒体一开始并不知道建园的土地属于农田,手续不全,直到土地部门在每年一次的例行巡查时发现该问题,直接导致动物园停建。”颍东区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此前媒体报道的开放时间只是园方计划中的时间,但实际开业时间为2021年5月1日。
阜阳野生动物园位于颍东区,工作日几乎没有游客。
但无论如何,动物园还没建好,动物就已经来了。
2018年4月,七彩公司与阜阳腾飞驯化展演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腾飞公司)签署合同,腾飞公司将33只东北虎、5只非洲狮、11只黑熊、3只骆驼等动物以总价254.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七彩公司。而根据腾飞公司法人代表李良华的说法,2019年4月,腾飞公司从上海运25只老虎到阜阳的时候,发现动物园停建了。“我一看环境根本不适合东北虎生存,就不敢再将其他的东北虎运过来了。”李良华说。
不具备条件的动物园
在中国,老虎是野生动物保护的旗舰物种,根据规定,驯养繁殖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要报林业部审批,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则由省级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批。
《中国慈善家》获得的一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文件显示,早在2018年9月11日,该局就对七彩公司做出不予许可的决定,理由是“不具备人工繁育东北虎、亚洲象和孟加拉虎相应的场所和设施条件”。
2018年9月11日,国家林草局拒绝给七彩公司发放行政许可证。
这意味着,七彩公司旗下的阜阳野生动物园在未取得人工繁殖许可证资质的情况下,多年以来都在非法展示展演、人工繁殖东北虎。
5月10日,记者在阜阳野生动物园“猛兽放养区”看到,仍有多只东北虎和狮子在笼子里来回踱步,供游客观赏。
对于非法饲养东北虎事宜,也有人给出不同说法。阜阳市林业局自然资源监管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动物园里的老虎不属于园方,而是属于和园方合作、有资质的腾飞公司的。2022年合作到期后,腾飞公司至今没有将老虎迁走。
颍东区林业局分别于2023年5月9日、2024年3月28日两次向腾飞公司发出责令整改通知书指出,该公司动物巡护、养护等人员不足,巡查密度不够;动物台账档案资料管理不规范、不健全;动物人工繁育场所现有条件,不符合省林业局核发人工繁育许可证的有关规定。
腾飞公司曾长期和上海野生动物园合作,进行东北虎展演。2021年,上海林业局对上海野生动物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做出行政处罚,原因是“2018年、2020年,擅自利用阜阳腾飞驯化展演有限责任公司的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东北虎展演,该展演行为未依法办理行政许可手续”,并没收其违法所得26万余元。
生存危机
2021年5月1日,阜阳野生动物园开始试营业。当时,因为98元一张的成人票价还引起不小争议。有人指出,省会城市合肥野生动物园的成人票只卖35元。
对此,园方回应称,阜阳野生动物是民营动物园,自筹资金,没有政府投资,也没有任何补贴,不少动物都是从国外引进,动物吃喝花销很大,运营成本比较高。
成年野生动物尸体被堆放在这间约10平米的冷冻室。
《中国慈善家》记者调查发现,阜阳野生动物园死亡的动物里不仅有20只老虎,还有大量其他野生动物非正常死亡,这些死亡的野生动物也属腾飞公司所有。
腾飞公司给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10月至2023年3月,共死了10只东北虎,2020年6月至2023年8月,共出生小虎11只,存活仅一只;2021年5月和2023年8月,共有2只非洲狮死亡;2019年死亡1头成年长颈鹿,2023年出生的2头长颈鹿也已死亡;还有猕猴等小体动物也有不同数量的死亡。
5月10日,《中国慈善家》记者实地走访阜阳野生动物园发现,死亡的野生动物幼崽的尸体至今仍存放于冰柜中,而成年东北虎、非洲狮、长颈鹿、黑熊等动物的尸体,则堆放于一个约10平米的冷藏室,等待处理。
存放动物幼崽尸体的冰柜。
而更让人担忧的是,即便是存活的野生动物,也面临生存危机,动物福利更是无从谈起。记者在现场看到,多只黑熊常年被关在狭小的铁笼中,头顶的毛发已被铁笼磨掉,露出头皮,其中一只黑熊因常年在狭小空间不能活动而导致四肢瘫痪。目前动物园里还活着的16只东北虎,其中有一部分被关在约1.5米的铁笼中,放置于室外长达数年,吃喝拉撒全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完成。还有部分东北虎和非洲狮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平房中,生存环境极其恶劣。
原本开园时貌似声势浩大的动物园,何以至此?
经营权之争殃及动物
阜阳野生动物园从一开始就陷入经营权纠纷,而这一经营权纠纷正是一切问题的缘起。
2018年2月,阜阳紫青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紫青公司)与上海知润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等签订了《合伙投资协议》,拟在“五彩颍东印象田园”项目基础上,建设阜阳野生动物园项目,并成立七彩公司来运营该园。知润公司和腾飞公司同为一个法人,都是李良华。
根据协议,紫青公司负责园林绿化、动物笼舍、动物隔离检疫场、兽医院等,占总股本的55%。知润公司负责投资园区所有展出观赏动物(购买和租赁)及表演动物,动物饲养及表演技术,占总股本的45%。
但是,到了2019年12月,紫青公司与知润公司,以及新成立的七彩公司在阜阳签订了一份协议,知润公司退出,由阜阳紫青公司独立经营阜阳野生动物园。由知润公司出资,以七彩公司名义购买的11头长颈鹿及一头死亡长颈鹿的尸体被要求在2020年3月底前转移走。
随后,双方发生分歧,并两次在法庭对峙。知润的法人代表李良华称,上述涉及股权转让的协议无效,请求法院撤销。最终,法院一审二审都判定协议有效。
根据颍东区林业局的说法,李良华在得知动物园因土地问题而停建后,萌生退意。之后土地手续问题解决了,李良华又想让法院认定股权转让无效,想重新拿回动物园45%的股份。
李良华告诉《中国慈善家》,他是“被迫签的协议”,而且当时协议中也没有“股权转让”的字样,“协助办理相关手续不等于转让所有权”。
七彩公司认为,李良华已退出股东行列,因此属于腾飞公司的动物应该迁出动物园。2019年,七彩公司曾向腾飞公司多次发出“催告函”,并声称腾飞公司未经七彩公司许可,擅自将部分动物(其中有狮虎等凶猛动物)运入阜阳野生动物园尚未验收合格的笼舍中驯养。要求腾飞公司在15日内将所有动物搬离园区。
不过,2020年8月,七彩公司又与腾飞公司签订《动物租赁合同》,腾飞公司将价值约360万元野生动物提供给七彩公司用于经营展演,每年租金160万元,合作期限为3年。
阜阳野生动物园里动物生存环境堪忧,图为两只被关在昏暗小屋子里的非洲狮。
2021年5月1日,阜阳野生动物园试营业。当天,七彩公司与腾飞公司又因动物使用问题发生争执,双方僵持不下。腾飞公司拒绝将老虎、狮子、长颈鹿等野生动物从笼中放出供游客展演。而预约来园的大量游客毫不知情,如果见不到这些早已宣传出去的明星动物,很可能引起游客不满。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双方在颍东区林业局、辖区派出所民警的调解见证下,重新签订《动物租赁协议》,一年租金300万元。但在付款方式上,双方再次发生分歧。看着越来越多的游客陆续赶来,园方心里开始慌张。随后,工作人员强行打开猛兽的笼子,将它们放归各自固定的展演区,双方的矛盾也因此进一步激化。
关于园内野生动物的死亡,颍东区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些老虎是近亲繁殖,基因不好,容易生病;还有部分老虎年老体弱,属于正常死亡。
而李良华给出的说法是,因为动物园的经营权纠纷,导致园方停发员工工资,并把自己精心培养的技术骨干全部赶走,动物园停水断电,导致野生动物要么饥渴死亡,要么是体弱多病,寿命减短。
七彩公司的法人代表潘志超则对此予以否认,他表示腾飞公司已经和动物园没有任何关系,目前属于“恶意霸占”阜阳野生动物园。
如何追责
北京市义派律师事务所公益法律中心执行主任李恩泽指出,人工驯养、繁殖的野生动物出现死亡事件,在实务中很难被定性,一旦被饲养人认定为老死、病死等自然原因死亡,就很难追责,除非有证据证明动物被长期虐待,比如连续的监控视频证明不给动物投喂或暴力殴打等。只有掌握相关证据,公益组织才可以提起公益诉讼,民众有相关线索也可向主管的林业局或国家林草局投诉。
他进一步指出,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的是保护野生动物,所以在繁殖利用过程中应该逐步被放归自然,这样才有利于生物多样性。但目前很多人工繁殖野生动物项目都是以营利为目的,是否放归自然全凭主导者的个人意愿,这个现象亟待改变。
《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应根据野生动物习性,确保其具有必要的活动空间和生息繁衍、卫生健康条件,具备与其繁育目的、种类、发展规模相适应的场所、设施、技术,符合有关技术标准和防疫要求,不得虐待野生动物。据此,李恩泽认为,如果阜阳野生动物园长期将国家一级野生动物关在牢笼中,没有给予必要的活动空间,则属于虐待行为,已涉嫌违法。目前已经造成大量的东北虎、非洲狮等野生动物死亡,需要进一步调查,追究肇事者的责任。
作者:温如军
Copyright2023蜂蚂科技
拨打电话拨打电话
Copyright2023蜂蚂科技